旅游攻略
探秘淡溪天露谷
作者:阮鳳侶文/攝      來源:     更新時間:2015-12-05 14:32:11     瀏覽次數:5978次  
分享到:

探秘淡溪天露谷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阮鳳侶   文/攝

說起來真有點慚愧,自稱旅游資深人的我還從沒有去過天露谷。今年六月,淡溪與仙樂攜手開展美麗鄉村游活動,淡溪鎮黃愛麗書記向我推薦了天露谷,并與吳健鎮長一起陪我考察景區。

 

珠飛玉散天露谷

天露谷位于樂清淡溪水庫上游赤巖坑村后山,屬淡溪文化旅游區硐垟景區。聽說我們要開展鄉村游,赤巖坑村的女村長和老書記一早就在村口等我們了。

赤巖坑村是個移民村,這里的村民大多移到山下去了,故村里余留的只有一些老年人。由于遠離城市的喧囂,平時游客也不多,天露谷植被保護良好,已完全被鄉野里的翠竹密林所掩映,即使到了天露谷的口子,若非有村長的陪同,我也絕對也想不到瀑布就在“U”形的山岙里。

通往天露谷的是一條用石頭砌成山間小,四周巒疊嶂,奇怪的是山體裸露的巖石都呈赤紅色,大概就是赤巖坑村名稱的由來吧。兩傍樹木郁郁郁蔥蔥,用古石砌成的山道已完全與山體容為一體,還時常被兩傍的樹林所掩映沿著山路往里走,伴隨我們的還有潺潺的溪水,那溪水有時完全隱入石縫中,我們只能聽其聲,而不能見其形,有時以又突然從巖縫中噴涌而出,形成條條瀑布,有時又靜靜地臥于一偶,形成一個綠色的水潭,潭底水草茂盛,一片蔥綠,只是鮮見魚兒的游動。女村長介紹,天露谷的道路很早以前就被山洪沖跨了,前幾年根本進不去,這兩年,村里到處化緣,籌集資金,修好了上山的老路,又新修了下山的石板路,還安裝了扶手欄桿。她說,來此處游覽的大多是一些旅行中無意中闖入的驢友,很少看到有游客在此旅游,由旅行社組團前來的還是第一次。 

 

沿著山道繼續往里走,過了一個山彎,出現了一道呈“之”字形的石梯,登上石梯頂端,便是村里新修建的游廊,游廊雖然略顯簡陋,卻是擋風遮雨、旅客休憩的好地方。我身體肥胖,早已走得氣喘吁吁了,一屁股坐在游廊的石凳上,還來不及欣賞周邊的風光,便傳來了轟隆隆的瀑布聲,同時還感覺到一股清涼的來自山崖瀑布的水氣陣陣襲來,原來我們已經到了“U”字型的谷底,在這里能清楚地看見不遠處的瀑布了,這個游廊實際就是觀瀑亭。

 

我立馬被美輪美奐的秀美風景所吸引,抬頭向瀑布的方向望去,只見本相連的巖石山體,就仿佛被人用一把巨大的利斧劈成兩爿,形成了一個寬為數十米的峽谷。此時的我們就置身在谷底,仰望天空,天幕露出了很小的一塊,藍藍的天空飄來了幾朵白云,那瀑布似乎是從白云深處飛流而出,奔騰咆哮著,像一架架戰斗機俯沖而下。我忘記了疲勞,急沖沖地繼續向山上飛奔,想零距離的親近來自天端的瀑布。

 

真的是遠觀不如近看,在瀑布底下仰望瀑布,又是另一個樣子,這飛流好似無數條騰龍在飛舞,又似千萬匹猛獸在搏斗,它們怒吼著、扭打著、翻著,最后,撞擊底部的巨激起千萬朵水花濺得滿山谷珠飛玉散,一片霧氣騰騰。在谷底仰望周圍的山體,則更顯得偉,高達數丈光滑滑石壁此時仿佛千,與飛瀑兩相輝映,一白一黑,好一幅濃墨的山水畫。此時的我,仿佛置身仙境,物我兩忘,平日的浮躁已被飛瀑得無影無蹤,我心中陡然升起一股豪情快意。

天露谷身藏在清幽的密林之間,真的太讓人驚嘆了!

 

隨山萬轉水道巖底

第二次到天露谷,是一星期以后。

那是一個周末的早晨,我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驚醒,想不到來電的是赤巖坑村的女村長,她邀請我到赤巖坑村部參加他們的村雙委會議,說是讓我參與村委會旅游發展計劃的討論。

迎接我的是留守在村里的5位村干部,他們沒讓我進村辦公室,就帶著我直

奔天露谷而去,原來村里想在天露谷的旁邊一條峽谷里開發旅游新景點。

這條峽谷叫道水巖底,位于天露谷的左側,我問為什么叫道水巖底,老支書告訴我,這是上代傳下來的,已經不知道為什么了。我再問,那么有沒有道水巖這個景點呢,也說不知道,只知道這條峽谷風景很美,比天露谷還要漂亮。

 

到道水巖底根本沒有路,我們從天露谷口子進去,在第一個拐彎處涉水而過,然后翻過一個山岙,才能到道水巖底。年邁的老支書老當益壯,用鐮刀和棍子開道,女村長緊隨其后,怕我出危險,另外二個年輕的村干部在我側后,負責照顧我。我們一路坎坷,我好幾次差點摔倒,好不容易才登上了山岙。

 

"嘩,嘩嘩嘩!”一進入道水巖底,迎面而來的就是一條瀑布,從峭壁懸崖上飛瀉下來,像千百條閃耀的銀鏈,在山腳下匯成沖激的溪流,浪花往上拋,形成上萬朵盛開的白蓮。

景區內山環水繞、峽谷縱,精華段峽谷長約1公里,兩邊都是赤紅色的懸崖峭壁,峭壁上怪石嶙峋,好像一不小心就會栽倒下來,不時有布掛在峭壁上,飛泄而下。峽谷的中間是一條溪澗,溪水潺潺,十分清澈,溪水從高處倚著山勢而下,遇壑為潭,瀑潭交錯,潭碧綠澄澈灣灣起伏跌宕瀑布如雪,潭碧似玉,風景十分綺麗、幽美沿途樹林茂密,綠樹成蔭。進入道水巖底,感覺到十分清涼,真是避暑的好地方。我忽然想起唐代詩人王維的一句詩:“隨山將萬轉,趣途無百里。”只有到了這里,才會對詩境有了身臨其境的感覺。

 

         鬼斧神工一線天

從山岙之顛,眺望天露谷的右邊,有一處山岙十分奇特。老支書告訴我,那里是一線天,他年輕時上去過,一線天長約百米,寬僅十余米,最窄處只有二三米。好端端的座山峰,像被一把利斧從中間剖開懸崖相依,兩山并立,相距不過數尺,抬頭仰望,只見藍天一線自峽中露出,所以叫做一線天。從前,上一線天是有路的,如今被雜草和野樹覆蓋,已經很難上去了。女村長連忙說,如果我想上去的話,她會盡快叫村民把柴砍掉,開出一條道來。

天露谷居中,左邊水道巖底,右邊一線天,相距只有數百米,但如果從天露谷下來,再上水道巖,又上一線天,恐怕一整天也走不過來。我心想如果有一條索道到一線天,再從一線天的山腰處造一條棧道,經過天露谷懸崖峭壁,與水道巖景區相,那么三個景點就能連在一片,成為一個天露谷大景區,至多只有十來里路,二個來小時就能游完全程。那時候,天露谷必會集張家界之、華山之險、三青山之美于一身,成為樂清最靚麗的景點。

我把我的想法與村干部們討論了一下,他們很高興,說以后村里招商引資就往這個方向考慮。

從水道巖底下山,已是中午,炎炎烈日,路又難行,一路陪同我們的赤巖坑村的女村長和老書記早已汗流夾背。50多歲的女村長更是臉色緋紅,她紅色上衣外面的綠色披肩也都變成暗綠色,已經完全被汗水浸透,她用一根木棍支撐著瘦小的身軀,步履踉蹌。但她還是一再對我說,她會盡快叫村民把柴砍掉,只要我有空,她就陪我登上一線天。

老支書和女村長一直走在我們的前面,他(她)漸漸遠去的身影已經與大山融為一體。我淚眼婆娑,心想多好的村干部啊,有了他(她)們的努力和淡溪鎮政府的支持,還怕天露谷建設不好嗎?作為一個旅游從業者,我暗自下了決心,就算為了這些不遺余力發展家鄉的村干部,也一定要把"鄉村游"持續開展下去,讓更多的游人知道天露谷,帶更多的游人到天露谷旅游,讓天露谷走出去。

2015年8月30日夜

 

 
相關文章推薦:
網站底部通欄圖片



我要啦免費統計
福建十一选五开奖